当前位置:主 页 > 校园故事 >

沙扬娜拉的手镯

时间:2014-04-08 作者:天天故事 点击:次

1

  莫灵灵进来的时候,全班男生的眼光都“唰”地一下,探照灯一样,打在了她的身上。

  莫灵灵微笑着,站在讲台上,脸色微微有点红,如一朵清淡的栀子花,淡淡地开放着。她浅浅地一笑,作了自我介绍,然后一鞠躬,抬起头来,长长的头发披散着,如黑色的云,盘绕在脸边。

  她举起手,轻轻掠了一下飞在眼前的发丝,那种样子,很是典雅,如一首小诗。

  叮当一声,传自她的手腕,很轻微的,如水一样清亮。她的手腕上,一对银镯子灼灼一闪,有白光闪亮,耀人眼目。

  “哇,好古典的样子啊。”赵意思说,夸张地张大嘴,所有的学生都笑了。不知谁,卖弄起学问来:“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恰如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。”

  因为这句诗,莫灵灵得了一个绰号——美丽的绰号:沙扬娜拉。

  我望着莫灵灵,还有莫灵灵腕上的手镯,心想,我要有那手镯,也会典雅如诗。

  2

  沙扬娜拉和我做了同桌。这,是她选的,她说:“我就坐她一块儿。”因为,我旁边有个空位。她抱着书,来到我旁边,微微一笑,坐在了我的旁边。我觉得,她选择和我坐,纯粹是为了向我挑战。

  在学校,我也有一个绰号,很是高雅:冰雪公主。

  我在教室里,不太说话,很冷很冷,从来不笑。有时,对于男生们讨好的微笑,我望望,抬起头,理也不理,甚至会嗤之以鼻。不为别的,只为了自己的身份。有位学姐——美丽的学姐告诉我,远离男生,会增加一种神秘感。因为,神秘感更能吸引人眼球。

  学姐的话,是真理,有充分的证据。

  证据之一,是我走过校园,一路男生的眼光,电灯一样,为我照明,伴我前进。

  证据之二,大家送了我一个“冰雪公主”的外号。冰雪公主,虽是冰雪,很冷很冷,但是很美,和冰雪一样美,一样干净。

  莫灵灵一来,坐在我旁边,一对比,一切都变了:我的优势,荡然无存。

  3

  我想,我得打败莫灵灵,彻底打败她,夺回自己的优势。

  我的爸妈离异后,老妈丢下我,走了,去了我永远不知道的地方。我跟着老爸,老爸又下岗了。我已经没有了优越感,如果说有的话,就是我冰雪般的高傲,还有美丽。莫灵灵一来,我的高傲被击得粉碎。

  但是,我还有个长处:写作。我的文章经常会受到老师的表扬,并作为范文在全班阅读。于是,我拿起笔来,开始写诗,并且投稿。然后,就到邮局去,取来几百块钱——我的稿费。

  果然,大家见了后,都怔住了。尤其赵意思,张大了嘴,傻呵呵地望着我,门牙都险些掉下来了,道:“吴雯雯,美女作家啊,了不起,你得请我们啊。”我笑着,想都没想,一口答应下来。我想,我得扩大声势,让大家都知道,沙扬娜拉是美女,可她不会写文章,是个草包。

  美丽,而且有才的,是我吴雯雯。我是才女,嗯,不,是美女作家。

  莫灵灵听了,笑着劝我:“别听他的,别请他。”

  我头一昂,长发一摆,很骄傲地告诉她:“怕什么?我有稿费。”

  “你爸爸下岗了,你就补贴一下家用吧。”她拉着我的手,轻声劝道。

  “你——你跟踪我,你在摸我的根底?”我红了脸,摔开她的手,瞪着她,甚至鼻尖上冒出了汗珠。我愤怒地告诉她,我最恨间谍,最恨奸细。然后,一转身,愤愤地离开,理也不理她。她呆呆地站在那儿,孤零零的。我见了,心里很是高兴,也很是得意。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